????与此同时,左旸之前去过的那个被陶老板严防死守的地牢之中。

????“研究了这么久,竟丝毫进展都没有,我对你们很失望。”

????陶老板与两个“一代宗师”以及六个戴着方巾的工匠正拿着工具对着手术台上的四个木偶敲敲打打,确切的说是那六个工匠在敲敲打打进行研究,而陶老板与两个“一代宗师”只是在一旁看着。

????“陶先生赎罪!”

????六个工匠连忙跪倒在了地上,其中一名留着山羊胡的老者颤颤巍巍的解释道,“这些木偶乃是早已绝迹的‘偃师’所造,做工太过精细,光是大大小小的配件便有成百上千个,为了使这些配件发挥作用,还配备了许多玄妙阵法,尤其是这心脏,乃是这些木偶的灵魂与动力核心,此物怕是只有天上才有,我等虽然擅长手艺,但这等天工之作,却大大的超出了我们的能力,哪怕拆解逆推也需要大量的时间,请陶先生再给我等一些时间与耐心。”

????很显然,他们应该是受到了陶老板的威胁,才如此唯唯诺诺诚惶诚恐,否则有一些的工匠一般都是很傲慢的,就像左旸收入移花宫的仇玉大师一样,一般人他根本就不会正眼瞧上一眼,求他帮个忙比登天还难。

????也就是左旸比他还要无耻,恶人有了更恶的人来磨,才叫这个家伙的态度略微转变了一些。

????“同样的话我不想再听,如今你们随我来此已有数月之久,想来已是有些想念家中的父母妻儿,你们不必为此分心,他们都被我安排的妥妥帖帖,只等你们为我办完了事回家团聚。”

????陶老板目光扫过每一个工匠,冷笑了一声说道,“不过丑话我还是要说在头里,倘若你们再不用心办事,拖得久了我恐怕便会失去耐心,我手下的那些人更加没什么耐性,若是因此做出什么令你们追悔莫及的事,这后果只有你们自己承担!”

????“陶先生赎罪,我等哪敢拖延,只求尽快完成陶先生的任务,请陶先生再给我们一些时间。”

????六个工匠哭丧着脸几乎快要哭出来了,一个个连忙扶倒在地上对陶先生磕头,额头撞得地面“咚咚”作响。

????“起来吧,抓紧……”

????陶先生不耐的摆了摆手,结果话才说了一半,便听“轰隆隆”的声音大做,整个大魔鬼城都伴随着这个声音晃动起来。

????陶先生不会武功,在这剧烈的晃动之中竟站也站不稳,摇晃了两下便要摔倒在地。

????好在那两名“一代宗师”反应很快,连忙伸出手来将其扶住,才避免了这种有失体面的事情发生。

????“不是昨夜刚震过么?这地震每月初三只来一次,半年以来从未例外,为何今夜却不符合常理?”

????陶先生也没功夫去管那六个被震得东倒西歪的工匠,只是疑惑的自言自语起来,又像是在向两名“一代宗师”发问。

????看样子,他应该还没有发现地震之中这些木偶会短暂苏醒的情况,否则昨天晚上地震的时候,他一定会将这些工匠留在这里调查研究,绝对不可能出现左旸进来空无一人的情况……说起来也是幸运,得亏左旸选择了昨晚就去地牢查探,否则若是遇到了这些工匠,不管是否杀人灭口,也必定会惊动陶老板,从而影响到他探查“楼兰密窟”的事情。

????“这……是否需要属下立即带人在城内查探一番?”

????其中一名“一代宗师”拱手问道。

????“去吧,不要放过任何蛛丝马迹,这或许对我们研究这些木偶有所帮助。”

????陶先生点了点头,凝神说道,“我总觉得这里的地震很不寻常,震源来自地底,只可惜这里的地质太过坚硬,便是神兵利器都极难对其造成损伤,否则我定要掘地三丈,看看这楼兰遗址下面到底藏了什么东西。”

????就在这个时候。

????“!?”

????地窖中的那些木偶猛然睁开了那双漆黑透亮的眼睛,齐刷刷的看向了陶老板等人,就像左旸昨晚的遭遇一样,即使是那几个躺在“手术台”上的木偶也同时睁开了眼睛,侧头看向了他们。

????“啊!活了,它们活了!”

????反倒是那几个工匠率先发现了这个情况,而后一个个吓到大声惊叫起来,连滚带爬的向后退去。

????“活了?”

????陶老板随后也注意到了这个情况,脸上露出一抹惊色,但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反倒目露惊喜之色,冲身边的两个“一代宗师”使了个眼色,道,“你们两个去试探一番,看看这些木偶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

????自他在楼兰遗址中看到这些神秘的木偶,再结合一些只言片语的有关楼兰古城的传说,后来又从工匠口中听过“偃师”的传说之后……有献工称偃师,献艺于周穆王,偃偶足之蹈之、手之舞之,其形其态,栩栩如生。人之巧,竟与造化同功。偃之秘,代代延绵,通此术者,谓之偃师……他就将三者联系到了一起。

????所以,他相信这些木偶一定可以像传说中的那样像人一样活动自如,只是一直以来他都没有亲眼看到这一幕。

????眼下居然看到了,他自然心中大喜。

????如果这些木偶可以“活”过来,并且能够为他所用的话,那么他便可以打造一支不怕死不怕疼不吃饭不睡觉不会背叛的木偶军团,这样的军团哪怕在处处都是高手的江湖中,也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存在……那时,他将拥有现在难以比拟的权势与地位,甚至就连秦王、乃至当今皇帝都不得不对他另眼相看。

????“……”

????听了陶老板的话,两名“一代宗师”对视了一眼,却并没有立刻服从他的命令,面对未知的事物,即使是他们也不可能没有顾虑。

????这就是陶老板要斥巨资研究这些木偶的原因,人呐,永远不可能像木偶一样无条件的保持忠诚。

????而就在这个时候。

????“咵啦!”

????那些木偶竟又出现了异变,只见躺在“手术台”上的那个已经被开膛破肚的木偶,竟猛地坐了起来,一把拽住刚刚推到旁边的一个工匠,一手抓住他的一条腿,而后……

????“唰!”

????那名工匠竟直接被它撕成了两半,内脏与鲜血洒落下来浇在这个木偶身上,瞬间将其染成了可怖的红色。

????与此同时,剩下的那些木偶也都有了动作。

????“手术台”上的木偶,除了那个脑袋被卸下来的,剩下的也是已经坐了起来。

????而那些站立在墙边的木偶,已经抬起腿来迈步向前,一步一步向工匠与陶老板等人逼近,似乎想将他们赶尽杀绝!




欢迎大家访问:多看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duokanxiaoshuo.com/9_482/743/